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

淳安失踪女童案:让证据的“实锤”一锤定音!

2020-04-20

对于9岁章子欣的遭遇,家庭和社会该反思的不仅是我们该何如“亡羊补牢”,弥补儿童保护尤其是留守儿童的问题。更该引起反思的是如何在众生喧哗的时代,留有一份对事实的敬畏,对真相的尊重,避免在猎奇中获得快感而导致的舆论“狂欢”消费逝者及家属,经验...

近日,浙江淳安9岁女童章子欣失踪案件发生后,警方和社会各界高度关注,关于涉事租客心理、女童监护及留守儿童安全等问题的探讨持续升温。面对质疑,相关警方不断发布通告,舆论逐渐趋于平稳。

互联网时代的大背景下,大众已经逐渐从被动的信息接收者发展成为信息接收与生产同步,线上与线下共振的参与者,如何在信息的洪流中忠于事实,按照证据还原真相而不被情绪裹挟是急需思考的问题。

事件回顾

7月4日,租客梁某华、谢某芳称带孩子赴上海喝喜酒,将章子欣从家中带走。

7月7日未按约定带回孩子,之后失去联络。

7月8日凌晨,梁某华、谢某芳在宁波某地自杀身亡,尸体浮在宁波鄞州区东钱湖上,两人用衣服绑在一起,女孩下落不明。

7月8日10时许,杭州市淳安县公安局青溪派出所接到群众报案,称孩子7月4日从家中被两名租客带走后下落不明。第二天,相关寻人启事在微信朋友圈中广泛传播,随后登上微博热搜引起舆论广泛关注。

7月10日,淳安县公安局发布通报称,经调查,被带走的孩子名叫章子欣,女,9周岁,淳安县千岛湖镇青溪村人。

7月10日,网友微博发文揣测女童失联与拐卖儿童有关,相关微博191篇,客户端205篇。

7月11日,某公众号发文《杭州女孩失踪案:越看越像邪教作案》猜测租客带走女童与宗教组织有关,相关微博594篇,客户端205篇。

7月13日,淳安警方称,基本确认两名租客与网传宗教组织无关,与拐卖儿童无关。

7月13日中午12时30分许,疑似失联女童遗体已找到。

7月14日,浙江公安发布最新通报,称打捞尸体系失联女童章子欣,溺水身亡,并公布案件相关进展。

舆论关注度分析

舆论关注度走势

该事件最初是7月9日一份寻人启事在社交平台上传播,之后迅速引起媒体关注,人民日报、中央人民广播电视总台、、新京报网、澎湃新闻、环球时报等多家媒体跟进报道,同时参与相关信息转发,于7月14日达到峰值。例如针对网民对于章子欣父母及爷爷奶奶的疏于照顾的舆论讨伐,新京报指出,章子欣走了,就别用 事后诸葛亮式苛责 伤其家人,历数他们的过错,并将 错 当成 罪 来斥责。

由此,网民讨论热情高涨,相关话题接连登上微博热搜。目前,微博话题#失联女童案件调查情况# #租客有带女童自杀动机# #杭州失联女童酒店监控曝光#阅读量分别达2.6亿、2.8亿、3.9亿。舆情数据中心统计显示,截至7月19日,有关  淳安女童失联 的新闻有7934篇,微博3200条,微信公众号文章6272篇,APP文章4149篇。

舆情反馈

中国青年报 :你眼中的离奇是她的不幸

个体环境会存在很多风险和变量,但社会环境应当是稳定和可预期的,应该为下一代成长作好充分的兜底。遗憾的是,在女童成长的9年时间里,社会力量是否起到了有效干预作用,是令人怀疑的。就算没有意外发生,社会也不能以旁观者的心态冷漠处之,对于这类 特殊家庭 ,理应表达更密切的关注。新京报:被租客带走女童遇难,比猎奇更重要的是 哀其不幸

比起猎奇,更重要的是 哀女童之不幸 。在此次事件中,人们不应只看到诸多情节的 戏剧性 ,更要看到结果的 悲剧性 。这并非反对有些网民和自媒体深挖内情,只是希望发掘真相的动机是借机发现问题、避免悲剧重现,而非单纯 猎奇 。舆情观察

后真相时代,勿用经验推事理,需用证据服众人

租客带走女童事件得以持续发酵,关键在于未经核实的谣言跑在事实之前,同时也不乏 悬念推着舆论走 的成分:两名租客的很多行为轨迹有些不合常理,引起大众猜疑。站在道德的制高点,网民攻击章子欣爷爷奶奶,为何会放心将孙女交给刚认识几天的租客,并妄下定论奶奶有谋害嫌疑,攻击爷爷在孙女丢失之后仍有心情摘桃;审问章子欣父母疏于照顾,在没找到孩子的时候就匆匆回家,在孩子失联的情况下仍坚持办理离婚手续,蛮横审问,只为摆大义灭亲之势,行逞口舌之快之实。

一些自媒体为了吸粉引流,无所不用其极,胡编乱造,肆意揣测,以《杭州失踪女童尸体找到了,整个事件令人不寒而栗》为代表,把网友各种猜测东拼西凑、粗糙组合成自己的文章,赶在事情尚未明朗之前收割一波流量和点赞,就连百度新闻也陷入 海葬 传闻,诸如此类,不胜枚举。

女童章子欣死于人性的邪恶,但不能让另一种 邪恶 继续包围、折磨和消费着她的家人,残食人血馒头,让她的家人陷于网络暴力中。 上观新闻 题为《在章子欣家守了几天之后:替没有被看见的痛苦辩护》的文章中,作者提到,数次到子欣家中采访,他看到子欣爷爷奶奶看得见、看不见的痛苦,看到了外界那些恶意猜测和攻击给这个家庭带来的伤害,还原了他们面对网络暴力时无力的躲避。人民日报评论指出,我们绝不能颠倒是非。监护上纵有千般不足,女童家人才是受害方,他们比谁都痛恨此悲剧。 

根据浙江警方的最新警情通报显示,章子欣尸表未见明显暴力性损伤,符合生前溺水死亡特征;梁、谢两名租客诈骗行为已持续多年,继续实施诈骗维持日常开销的状况已难以为继,两人离世想法产生已久,有携章子欣一起自杀的动机,经多方走访调查,未发现二人有参与邪教活动等情形。

从警方的通报可以看出,与部分 好事者 猎奇心理作怪脑补出的 邪教迫害论 、 拐卖儿童论 差距甚大,与大众关于两位租客各类自杀的猜想也是大相径庭。 后真相时代 ,大众以为的,未必是事实;部分经验,并不能适用所有情形。我们凭着已有的认知框架,选择性的整合能够作证自己观点的情节去构建 事实 只会片面煽动情绪。

正如新京报所言,值得大家思考的是,圈层隔膜与生活差异,会限制我们对 非我群类 的他者行为逻辑的想象力。我们跟他们之间,隔着认知上的 鸿沟 ,他们觉得合乎情理的行为,我们可能觉得匪夷所思;他们知其所以然的事,我们没准不知所以。更何况,有些人不按常理出牌。

对于9岁章子欣的遭遇,家庭和社会该反思的不仅是我们该何如 亡羊补牢 ,弥补儿童保护尤其是留守儿童的问题。更该引起反思的是如何在众生喧哗的时代,留有一份对事实的敬畏,对真相的尊重,避免在猎奇中获得快感而导致的舆论 狂欢 消费逝者及家属,经验和揣测推断事理不值得推崇,证据才是还原真相的实锤。 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